北京大鹏教育

幻灯2 幻灯1
最新公告: 北京大鹏教育培训专注培养优秀设计人才
新闻动态
联系我们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
电话:
传真:
邮箱:
行业动态

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动态 > 行业动态 >

在线教育是直播还是录播好

文章来源:未知 更新时间:2020-01-19

参与者主要有以下观点:多数人认为直播的互动性强,上课效果好。教师可以根据学生的状态实时调整讲课节奏,调动学生积极性,使学员精神保持集中。学生也有更多的参与感,因此直播的效率要高于录播。但大家也承认直播的缺点也很明显,例如成本高,教师学生必须在同一时空中(在线教育的空间指同一个电子课堂),错过了再回看那就是录播了。其次因为是一次性的直播,教师讲课往往现场性应变多,未必能达到最好的状态。录播则正相反。他的成本很低,教师录制一次学员可以反复使用。如果按照可被使用的次数来计算,分摊到每个学员身上的费用就很低了。另外在学习中,由于可以反复翻看,学员碰到不理解的地方返回来再看,对理解帮助更大。另一方面,教师事后仍然可以重新编辑修改课程,不断打磨使之更完美。课程质量本身相比直播优点会很明显。    不过录播课缺点也很明显,就是互动太弱。学员听课主要靠自觉,无人监督。粗浅来看,似乎能得出直播优于录播的结论,然而进一步想想的话,恐怕不是这么回事。

因为录播的缺点可以被克服,然而直播的根本缺点——时空的稀缺性——则正如永动机一样永远无法被解决。直播时间错过了就是错过了,要让时间倒流,在目前人类理论上能达到的未来都还没有这个本事。所以在我们有生之年,录播才将是主流。

一个最简单的例子。当你要学黑洞理论的时候,你是更希望看霍金讲的录播课,还是你身边某个物理老师的直播课呢?霍金已经不可能再给你上直播课了,但是他的上课质量远远超过其他老师时候,我们只有一种选择那就是回放录播。再提一下“为什么录播课程坚持学习的人很少?”其实这就是个伪命题。实际上没有兴趣或者其他动机支持的学习就是一种反人类的行为。除非有极强的自律性,学习的效果都不怎样。不仅仅录播如此,直播的情况也好不到哪里去。有新东方老师就曾透露,很多直播课系列,学员能坚持到最后的也就10~15%。就算学生在这节课中勉强集中了注意力,他仍然可以选择下一次逃课。

那应该怎么办?其实回答里面就有人一语道破天机:“如果你是学财会的,就不会觉得录播坚持下来的人少了。”报财会考试的,学习动机很强烈,没学会就上不了岗,自然就能坚持下来了。而现在流行的所谓知识分享(例如”得到”),纯粹是为了解决自己的焦虑感,并没有实质性的动机去学习。既然不是因为自发的兴趣爱好,事后也没有考试作为衡量,能坚持的人自然就少了,这和录播直播并没有太大关系。反而,如果你确实希望提高自己的水平,而且也能解决自己的学习动机问题。那么找到好的录播课可能比直播帮助更大。请注意,这里“好的录播课“不仅仅指课程的内容,同时也包括课程的形式。一个好的录播课不应当只解决你对知识的困惑,还应当有能力让你在枯燥的道路上坚持的更远。

回到知乎的那个问题。如果我们按照时间顺序来排列知乎上这道问题的答案,我们就会发现,在这个问题下面较新的回答,不但都支持录播,而且从各个角度对录播场景提出了优化。因为这些是我们能做的。这里我就我们在开发微演示录课工具(阅课网)效果时对录播课的理解和思考,以及一些可行的方法做一些讨论,抛砖引玉。

1 课程质量的优化。录播课的优点是可以再次编辑。教师在课程播放后,根据学员的反馈,对课程内容重新编排,甚至重录部分内容,将会让课程质量越来越高。不过当下的很多课程制作工具并不适合于反复编辑。且不说教师并不是技术人员,视频剪辑和重新生成操作都不简单。有时候如果因为某些小错误而不得不把大段的讲解都进行重录,教师也心力憔悴。阅课采用的html5课件+语音的方式在这方面做了大量优化。比如希望简单修改PPT内容文字的场合,教师甚至重传ppt就可以了,完全无需重录。需要重录时也可以以页面为单位进行重录,软件自动进行剪辑降低教师操作难度。只有让录课操作便捷才能让教师更乐意去优化课件的质量。这个是录播课制作工具必须考虑的优化课题。2 如何解决上课的孤独感。人是一种群体动物。大部分人还是希望对自己的行为有一个社会性的解释。所以我们常常看到相邻的两间饭馆,排队越长的却越多人过去排队,而人少的则愈发无人问津。上课也一样。如果学生感觉只有他自己在看这个录播课,就很容易因为周边的干扰而中断学习。另一方面,我们观察到大部分学生其实并不喜欢回答老师的问题(课堂的沉默现象),他们只是希望看到老师上课时和其他学生进行互动,只是需要这种群体感而已。综合这两方面,我们可以营造这种感觉。譬如这些年流行的弹幕,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大家看视频的时间并不相同,但是看着弹幕飘过,每个人都感觉自己是在和别人一起观看,虽然弹幕生成时间实际上跨越时空,但是却毫不影响每个学生内心的交流。所以可以在播放课件时首先引入按页提问的功能。并在学员提问时记录提问的时间和位置。在教师解答后,其他学员看录播课件时,这些问题以弹幕形式呈现。这对于几乎同样水平的学员,他们就容易产生“啊,这个问题原来大家都在问“,或者”原来大家都想知道“的群体感,不再孤单。就容易坚持下来。3  课程效果的评定鼓励学员坚持学习系列课程的一个方法,就是让他们看到阶段性的学习效果。对于目的是掌握知识,学到技能方法的课程,我们可以在课程中,或者课程后设置对应的题目,让学生进行测试,从而让他们对自己的掌握程度进行一个评估。可汗学院在这方面就设计的不错。浏览课件可以获得一定学分,上完课以后如果正确完成试题可以获得更多学分,积满一定学分才能进行进一步的学习。一方面,学生实实在在了解自己的掌握程度,同时也在这种类似积分打怪的游戏体验中得到了满足感,获得了进一步学习的动力。阅课网也已经在规划类似的模块。4 课程的个性化问题当教育资源稀缺时,优化出发点自然主要考虑教师端。学校和班级制就是例子。传统班级中,老师上课不会顾及学生不同的知识水平和接受能力,只能按照大部分学生的能力把课讲完。对优秀的学生,可能有一半时间浪费了;而对基础薄弱的学生,则可能还觉得太快。在线教育的时代,学习的节奏应当由学生自己来把握。这就要求课程播放工具应当方便学生在学习时自主控制学习的进度。学生可以首先通过快速浏览页面判断这一页是否是自己的学习重点,并通过简单的翻页以及设定讲解播放速度来控制自己的学习节奏。更进一步,教师在课程中完全可以设定多层不同的页面,对同一个问题的不同难度层次进行讲解,而学生可以通过课件中的章节链接或者页面链接进行跳转。从这个方面来说,使用HTML5制作的课件将比目前的视频课件或音频图片制作的课件有更便捷的功能。       
以上这几点都是从学生角度出发,还没涉及教师或教育机构。不过篇幅有限,本文就不展开更多,下次我们再从其他角度来讨论这个话题。直播和录播的授课形式各有千秋,都不会消亡,如何让他们更有效,则是我们技术人常常可以讨论的话题。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电话:传真:

Copyright © 2015-2020 北京大鹏教育科技有限公司技术支持:百度 ICP备案编号:ICP备********号